這一天,伯明翰大學醫院的亨利·貝德森教授死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離世僅僅是一系列死亡的開始……


那天他被發現在自家的花園里時,就已經不行了。送到醫院搶救了幾天后,人還是沒了。


“我很抱歉,辜負了所有人對我以及我工作的信任。”


這是他留在這世上的最后一句話。


此時,夏天的余熱還沒有完全從9月的伯明翰褪去,但因為一位大學教授的暴斃,恐懼所帶來的陰冷漸漸籠罩了當地……

接二連三的死亡


白布緩緩蓋過珍妮特·帕克頭頂。


5 天前,在她樓下的工作狂貝德森教授剛剛去世。


在這之前,帕克夫人的父親本來身體硬朗,但突然因心臟病離世。


解剖攝影師帕克夫人常常工作到夜里很晚,每次走的時候都會看到樓下實驗室里還有人在忙碌,那個人就是貝德森。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隔離期間開窗吸口煙,竟導致17人感染 第0張

兩人偶爾在樓道里遇見,會點頭打招呼,但也就僅此而已了,帕克夫人不是很喜歡貝德森不修邊幅的樣子,特別是前幾天,剛上班的她見到貝德森從實驗室走了出來,眼睛里布滿血絲,萎靡的神情像是在告訴所有人,他又在實驗室里通宵了。


帕克夫人皺了皺眉,不易察覺的用手煽動鼻子周圍的空氣,通宵過后的貝德森身上味道不是很好聞。

她再也沒能從病床上站起來


1978年8月11日一早,帕克夫人醒來感覺自己腦袋里跟炸裂了一樣,她有些迷惑,于是想站直身子深吸一口氣清醒清醒,沒想到這一口氣吸入肺里,后背像是撕裂一樣,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痛。


她倒在地上,四肢像是被抽干力氣,每一次呼吸,肺部起伏都連帶著背部一陣劇痛,她懷疑自己得了重感冒了。


房間內,帕克夫人只能聽到自己呼吸時,空氣艱難穿過縫隙才會發出的尖銳聲。還有耳膜接受到胸腔內心臟跳動聲,她的心臟跳得格外用力而迅速。


帕克夫人想喊人來幫忙,但空氣從她的嘴和鼻子流入,卻被肺泡內沒來得及吐出的氣的擋了回去。


好在接下來兩天是周末,在家充足休息之后,帕克夫人感到身體好了一些,就出門散了散步,順便拜訪下鄰居。


5天后,帕克夫人身上開始出現皮疹,在醫院一番檢查后醫生說:她只是患了水痘而已。聽完醫生的診斷,帕克夫人心情放松下些許,可接下來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她再也沒能從病床上站起來……

他釋放了惡魔


這天,一份病人身體上的囊泡液體樣本送到了伯明翰大學的醫學微生物系,系主任貝德森教授親自對樣本做了仔細的病毒學檢查。


起初,他對于這份樣本并不在意,因為他一直致力于研究一種病毒,但出于職業操守,對于這份樣本的保管和實驗還是按照標準執行。他想盡快在分析完這份樣本之后再投身到之前的工作中,因為他知道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在電子顯微鏡中,貝德森教授觀察了一會送來的樣本,冷汗順著額頭流了下來,他的襯衫也被冷汗打濕,冷不丁地,他打起了一個寒顫,不知是因為汗水的緣故還是因為心中的恐懼。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隔離期間開窗吸口煙,竟導致17人感染 第1張


令他直冒冷汗的小東西,是一種磚狀顆粒。貝德森教授很清楚他看到的是什么,因為他自己就和這些魔鬼般的小顆粒打了半輩子交道。


讓他感到恐懼的是,在伯明翰地區,這種病毒只保存在他的實驗室內,即使在全英國境內,也已經有 5 年沒有出現過這種病例。而最近,正是他全力研究這種病毒的時期,WHO只允許他保存這種病毒到這一年的年底。

地球上最后一個感染者


接連用了兩天抗生素的藥,帕克夫人的身體一直沒什么好轉,反而愈發虛弱到難以維持站立,更加令人憂心的是,在她的臉上、四肢和軀干上開始長起了水皰和斑點,這顯然已經不是普通的感冒癥狀。


與此同時,貝德森教授向英國衛生部門報告:囊泡液體樣本分析顯示,感染者染上的正是令每個人到感到恐懼,卻又不敢相信的惡性傳染病——天花。


而這個感染者,正是帕克夫人。


9月6日,帕克夫人身上的膿皰已經融合潰爛,她已經因為天花病毒而失明,正當她還躺在病床上呻吟著痛苦,被天花折磨得不成人形時,在她樓下工作的實驗室負責人貝德森教授在自家花園中自殺。


9月11日,帕克夫人病逝。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隔離期間開窗吸口煙,竟導致17人感染 第2張

隨著帕克夫人的病逝,天花病毒到底是怎么泄露的成了輿論關注的焦點。英國政府也專門成立了調查組,對此次事件進行徹底調查。在最終形成的報告中,第38頁給出的結論是:


1.根據實驗室的病毒使用記錄、帕克夫人發病時間、病毒類型,以及她發病前后的活動軌跡。基本可以明確帕克夫人感染的天花病毒來自實驗室。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隔離期間開窗吸口煙,竟導致17人感染 第3張

2.但實驗室的天花病毒是如何泄露的,通過什么途徑傳播給帕克夫人,卻依然是一個謎。調查組給出了幾種可能:



a) 空氣傳播:最可能的途徑是通過電話室的通風口,它就在外部動物痘室的通風口上方,與病毒實驗室相距2.4米,而這個電話室只有帕克夫人一人使用,她每天都會使用數次。不過,有一些國際公認的天花研究專家作證表示,天花病毒通過空氣傳播幾乎是不可能的。


b) 接觸傳播:可能是微生物系的某人在拜訪帕克夫人時,手或衣服上有外部動物痘室帶出來的病毒,但缺少證據。



我們至今依然不知道,實驗室中的天花病毒到底是如何詭異的進入帕克夫人體內,我們只知道,這一定是一個極其微小概率的事件,但它真實的發生了。



天花,古老不息的疾病


天花是最古老也是死亡率最高的瘟疫之一,人類有記載的與天花斗爭的歷史就有 3000 年之久。早在古埃及,公元前 1156年去世的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的木乃伊上就有被疑為是天花皮疹的跡象。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隔離期間開窗吸口煙,竟導致17人感染 第4張

天花具有傳染性強、致死率高的特點,重型天花病死率約為25.5%。幾千年的時間里,奪走了約 5 億人的生命。


天花的傳染性到底有多強?




1970年,一個年輕的德國人去巴基斯坦旅游后染上了天花,他被放在醫院隔離區。有一天他實在忍不住自己的煙癮,偷偷打開窗戶抽了根煙,結果就感染了17個人,其中包括兩個樓層以外的人。 




天花的傳染性到底有多可怕?




人一旦感染上天花,除依靠自身免疫力和緩解癥狀的藥物之外,沒有方法可以根治。




新中國成立初期,天花仍舊是我國死亡率最高的急性傳染病之一


在嚴密的組織和新中國醫護人員的努力奮斗之下,中國的牛痘疫苗接種率高達90%以上,至1954年全國大、中城市再未有天花流行。


我國最后一例天花患者是云南省西蒙縣的糧管所拉祜族員工胡小發。


1959年12月緬甸斑岳寨天花流行,該寨一9歲女孩感染,在出疹期到我國景坎公社傣革拉寨舅舅家探親。將天花病毒帶入中國,最終感染上胡小發。


1961年6月,胡小發痊愈出院。后經世界衛生組織檢查證實,我國從那時起消滅了天花。天花肆虐奪取無數國人生命的現象也逐漸成為歷史。


在和天花病毒屢戰屢敗的幾千年后,這個肆虐人間的魔鬼終于被人類所消滅,不過到目前為止,它也是人類消滅的唯一的一種傳染病。


現存大多數呼吸道傳染病,傳播起來就像是天花一樣詭譎、迅速又兇猛。


新冠病毒也是如此!


北京、大連、烏魯木齊、云南、青島、上海、安徽……全國各地,新冠病毒滅了又起。


疫情就像打不死的蟑螂,時不時就小小地反彈一下。


所以,在全球疫情沒有得到有效控制前,依然要保持疫情防控措施常態化。常通風、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仍然很重要。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隔離期間開窗吸口煙,竟導致17人感染 第5張


在常態化防控背景下,口罩相當于普通人的“標配”,公眾應隨時準備口罩,在人員密集的地方、通風不夠好的地方,都要堅持戴口罩。


如有中高風險地區旅居史,或者有發熱咳嗽等癥狀,一定要告知醫生,到醫院發熱門診就診。因為,病毒的詭異,你永遠想不到!







為你推薦

需求提交

  • 您需要的服務模塊(可多選)

  • 您的信息僅用于國康需求提交,將嚴格被保護,
    國康承諾不泄露信息給任何第三方。

2020

11/10

分享

國康健康管理,匯聚全球名醫

? 2005-2020 國康私人醫生健康管理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80796號-2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查询 上海福利彩票选四计算方法 广东好彩1开奖今天 爱玩棋牌斗牛游戏外挂 陕西体彩11选5 打麻将怎么打好 连码三全中怎么玩 龙王捕鱼现金版 pc蛋蛋预测分析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一定牛 内蒙全民麻将怎样连发炮 下载云南快乐10分钟基本走势图 捉鸡麻将下载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准版 山东麻将摸牌规则 王中王4肖选一肖 新时时彩软件下载